以“平安”之名守护平安

以“平安”之名守护平安
11月17日,忻州市平安应急救援队的焦卫军因特殊原因没有出现在抗疫消杀一线。这是一周来难得的休息时刻,但他还是坚持在微信群里关注队员们的动态。自从参加抗疫以来,他们就再没有回过家,住在只能靠电热扇取暖的队部里。  焦卫军是忻州市平安应急救援队的发起人,在此轮疫情发生之初就号召队员们备勤,并主动向相关部门发出了请战书。最终,焦卫军从30人的备勤队伍中挑选了符合防疫条件的11人组成了抗疫队伍。焦卫军和他的队员们从11月10日接过消杀任务后就一直坚持在一线。焦卫军既当队长又当队员,带着队员们“冲锋陷阵”。最近,焦卫军又带领队员们主动做起了医用废弃防护服的处理和消杀工作,危险程度并不亚于日常消杀。  “7点30分为5辆保障车消杀、10点到体校送物资、10点30分进入社区消杀、12点30分用餐、14点30分集结待命、15点30分对大巴车消杀、16点对废弃医疗防护服进行清理和消毒、17点对后勤保障车消杀、20点对医用废弃防护服进行清理和消毒、20点30分用餐、21点待命……”这是忻州市平安应急救援队在11月13日的一份完整出勤单,那一天,11人的消杀队伍马不停蹄,累的时候只能趁着奔向下一个消杀点的间隙休息一会。有几次,队员们在待命的时候抱着消杀桶靠在汽车旁就睡着了。  申昊是忻州铁合金厂的一名企业职工,在接到救援队号召后第二天便去队部进行报到,参加了防护设备和消杀设备的应急培训。尽管申昊2008年曾在汶川大地震有过66天的援救经历,但这一次并不轻松:“工作强度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但因为不敢轻易脱防护服,所以每天基本不喝水,不看手机,一天到晚闷在里边比较难受。”  28岁的邢小凯是救援队里的年轻队员,在得知救援队的号召时,请假提前结束了正参加的退伍军人培训。投入一线的邢小凯每天要负重70多斤的消杀装备穿梭于高风险区进行全面消杀,往往需要徒步上下楼层,消毒液用完的时候还要返回原地重新装灌。“我没有成家,没有负担,还曾是一名军人,最应该挺身而出。”邢小凯言语朴实,态度坚定。  “在茫茫的人海里,我是哪一个,在奔腾的浪花里,我是哪一朵……”在大家感到累的时候,焦卫军喜欢用这首《祖国不会忘记》为大家打气。正如歌里那样,他们每天白衣执甲,逆行出征,置身于危险之中却从不在乎是否为人所记得。往往是才下“火线”再赴一线,或分工协作,或单枪匹马,来不及吃口热乎饭,顾不得睡个踏实觉,枕戈待旦。  忻州市平安应急救援队作为一支民间公益救援队,自成立以来已多次参加过各种应急救援和保障任务,为建设平安忻州、守护平安忻州贡献了平凡而伟大的力量。这一次,也是他们无数次挺身而出的其中一次。  焦卫军的网名叫“破浪”,此刻,他希望自己能尽快回到队伍中和队员们再次并肩作战、破浪前行,早日赢取疫情防控攻坚战的胜利。本报记者赵丽 通讯员郝永峰